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三國之四世三公 > 第七五零章 面不改色
    為何說不早不晚剛剛好呢?

    這其中自然是有講究的,所謂的早晚只是一個代詞,并非是說早幾天、早幾年的意思。準確來說,再早些時候,桓靈二帝的時候,朝廷的威嚴還是有的,皇室手中還有權利,這樣的新法改革肯定無法通過;到了漢靈帝后期,宦官和百官的斗爭加劇,以致于漢室衰微,朝廷大權旁落,地方勢力橫生,執行新法改革正好,至于各方勢力是否遵從,根本不是事情,新法改革只要提出來,其中的優越性自然會被人看到,即便袁常在最后的爭斗中失敗,新法改革已經傳遍天下,只要有那么一二點改革被采用,都是一種成功。

    至于說晚,又是什么原因呢?

    也很明顯,新法改革其中很多事項是在削減權利,同時,也對官員的親屬作出了諸多的限制。若是時間再晚一些,天下一統之時,這樣的改革根本無法得到屬下的認可。畢竟屬下們跟隨你打天下,付出了血汗,就是想著福澤家族子孫,新法改革上卻是對他們的家族子孫做出限制,他們又豈會答應?說點現實的,就算郭嘉、趙云、荀諶、董昭他們愿意遵從這樣的改革,可是,他們的手下又豈會愿意?也就如今袁常占據幽州一地,加上原本的高句麗,如今的吉林省兩個地盤,麾下還沒有形成派系。到了后期勢力壯大了,慢慢的自然也會形成派系,這是無法控制的事實。所以,現在執行這樣的制度,以后再繼續依照這樣的制度執行,就不好反對了,畢竟前面的人都遵守的好好的,而且人家還是元老,你們后面加入的,憑什么就不遵從。

    作為一名出色的政治家,曹操也看的很透徹,道“袁常的本意想來是將天下各州州牧的權利分散到新制度下的各省書記手中,奈何如今各州州牧明面上忠于朝廷,實際上并不會遵從朝廷的號令。故而,袁常先按一個特派委員長的名頭,等到天下一統之時,這個職位自然是被撤銷,各州權利分散到各省書記手中,不會形成勢力龐大的諸侯勢力,利于朝廷對地方的掌控,這個制度確實不錯。”

    原本漢室天下十三州,除卻交州基本上已經獨立,而西域都護府也不計在州的范圍內,嚴格來說屬于漢室的領土就十二個州而已。不過,袁常的新制度卻不管那些,直接按照后世的領土,把屬于中原的領土劃分為三十五個省,這三十五個省自然包括孤懸海外的寶島,如今的寶島還處于比較原始的階段,袁常把他納入中原的范圍,自然沒人有什么想法,反正就一個可有可無的海島,畢竟這年頭還沒有領海的說法。袁常現在先把寶島納入中原的土地范圍,留下文獻資料,造成既定的事實。袁常也明白,即便他一統天下了,他建立的政權也并不一定能夠永久的存在,先把寶島納入到中原的范圍內,有了根據,日后誰敢說寶島不是中原的領土,分分鐘吊起來打,也算是他為華夏做出了一點貢獻。

    “主公所言甚是!”

    戲志才贊同道“袁常推行的這個制度確實不錯,漢室延用秦朝時期的制度,沒有多大的改變,已然有些落伍,如今袁常推行這個新制度,主公自然也無需反對。日后主公若一統天下,自可將此制度拿來使用,也不浪費袁常的一番苦心。”

    “哈哈,說的極是!”

    曹操大笑一聲,不無惡意的說道“若是吾擊敗袁常,將他推行的制度拿來使用,不知他會是如何表情。既然如此,那便傳令下去,我兗州堅決遵從元首的號令,使用新的制度。好歹某與袁常是盟友,自然不能拖他后腿不是!”

    “哈哈,主公說的極是!”

    一番商議過后,曹操很果斷的傳令兗州各地官員執行新的制度。而后,曹操派遣使者前往幽州傳信,信中曹操的意思很明確,告訴袁常說自己大力支持你的新法,表示了自己作為盟友的誠心,總之各種不要臉的好話往自己臉上貼去。不過,袁常也不是傻瓜,豈會不明白曹操的想法,自然不會因此感恩戴德,當然,表面上的工作還是有的,在使者面前大肆感謝了一番,然后回信一封,說曹操有什么需求,幽州方面定當竭盡所能給予幫助。收到回信的曹操也知道這是場面話,誰也不會當真。

    其后,徐州的劉備也表示自己遵從天子號令的態度,啟用新制度。畢竟只要有點見識的人都明白,新制度的優越性,至少在目前為止,對他們不會有多大的影響。而揚州的袁術,已經稱帝,自然不會理會劉協的詔令;荊州的劉表也沒有抗拒新制度,劉表如今老邁,只想安分守己的守著自己這一畝三分地,不想多生事端,天子有什么命令他自然是遵從。如此一來,除卻豫州無主,交州偏遠,司隸混亂之外,多個州支持新法,袁紹聽聞之后,大罵這些家伙沒有節操,隨后也宣稱自己支持新法,他所轄的冀州、青州和并州開始啟用新制度。袁紹自領冀州特派委員長,袁譚領青州特派委員長,袁紹外甥高干領并州委員長。如此一來,新制度的實行,似乎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了。

    “委員長,沒想到新法竟然如此輕易的就被各方勢力采用,倒是有些出乎意料。”

    袁常的辦公室中,郭嘉品茗著茶水,懶洋洋的說道。雖然郭嘉占據了中央委員會一個委員的名額,不過,他卻沒有擔任任何一個部門的職位,簡單來說就是這家伙懶。最后,袁常看不過去了,給郭嘉按了一個中央委員會特別顧問的職位,總之一句話,隨叫隨到,當郭嘉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一臉苦相,早知道還不如接手一個部門,也不至于如此悲催的被強行塞了一個職位,還是隨叫隨到的那種。

    “呵!”

    荀諶輕笑一聲,說道“委員長新制度的優越性只要有點眼力的人都能看得出來,而且,以如今的局勢,新法對他們的影響也不大,他們自然沒有必要將之拒之門外。再說了,他們作為各方勢力的掌控者,都自信日后能夠奪得天下大勢的是他們自己,到時候自可沿用新法,自是沒有必要拒絕。”

    “荀委員此言在理!”

    徐庶點頭應和了一聲,接著說道“不過,想來各方勢力絕對想不到,他們只要執行新法,委員長的意圖便達到了,至于最后是誰奪得天下,委員長并不放在眼里。就沖這一點,委員長的心志便讓人佩服不已。”

    徐庶這句話,倒是說出在場眾人的心里想法了。

    袁常此前已經告訴他們,能否掌控天下大勢他并不是很看重,他在乎的是新法能否得到執行。只要新法得到執行,為這個天下留下些東西,那么,即便他們最終失敗,也不會覺得遺憾了。

    對此,郭嘉等人除了欽佩之外,也無法再多說什么了。

    “徐委員何時也學會了這等奉承之言,不似你的作風啊!”

    袁常調侃了一句,隨后臉色一正,嚴肅道“如今新法得到推行,各方勢力盡皆采用,這一方面我們的目的已經達到,那么,便不用將過多的心思放在上面了。接下來主要是兩件事,其一,與曹操聯合出兵攻伐袁紹;其二,我要前往西域昆侖山。如今我們幽州兵強馬壯,糧草充足,是時候展現我們的實力了。只要取下并州和冀州兩地,徹底占據北方,我們便可坐擁黃河天險,進可攻退可守。當然,我們最主要的敵人還是順天盟,唯有徹底解決順天盟的存在,爭奪天下才不會有任何的阻礙。而我此行前往西域昆侖山,便是要弄明白順天盟做這一切的目的究竟是為何。如此,知道他們的目的之后,我們才能更好的應對。所以,接下來的一段時間,一切都要靠你們了,相信你們不會讓我失望。”

    “委員長放心,我等定當保證幽州無虞!若是時間足夠,委員長歸來之時,冀州和并州或許已經納入幽州的勢力范圍。”

    “哈哈,我相信你們有這樣的能力!”

    袁常大笑一聲,在場的郭嘉、荀諶、徐庶皆是鳳毛麟角的人才,袁常自然對他們相當放心。至于如何攻打并州和冀州,袁常也沒有多說什么,有他們這幾人存在,哪里需要他多此一舉,倒不如讓他們自己發揮就是了。

    以幽州的人力、財力和物力,自然是隨時都能發動對袁紹的戰爭,奈何曹操就沒有這樣的資本。之所以到現在還沒有出兵,就是在等曹操的消息,只要曹操那邊傳來消息說他準備好了,自然便可定下時間同時發動對袁紹的戰爭。

    也不知想到了什么,郭嘉臉上露出一抹壞笑,看向袁常說道“委員長,說起來有一件事情你倒是需要上上心了。”

    “何事?”

    “嘿嘿!”

    郭嘉怪笑一聲,擠眉弄眼道“當初委員長讓溫侯依計前往徐州潛伏,溫侯離去前將其愛女留下,委托主公照顧。不過,吾從舍妹口中得知,呂姑娘時常抱怨委員長不夠關心她。若是溫侯回來,見到如此情形,不知會有何反應?”

    呂布當時將呂玲綺留給袁常照顧,只是這些年袁常東奔西頭,沒有過多的關心呂玲綺,如今呂布就要回來了,說起來倒是有些讓人頭痛。也幸好呂玲綺和郭嘉的妹妹郭鈺交好,否則,說不定以呂玲綺的性子,都有可能跑到徐州去找她老子了,若真的那樣的話,怕是呂布一怒之下就跑回幽州找袁常的麻煩了。

    說起來,呂玲綺好武,按理來說應該與甄脫和甄道二女有共同話題。不過,二女因為是甄姜的妹妹,呂玲綺自然不可能跟她們關系密切。反而性子跳脫的郭鈺,與呂玲綺成為了閨中密友。也正是有郭鈺這個閨中密友往來,才不會讓呂玲綺覺得無聊。

    說起這個事,袁常也有些無奈,并非是他故意冷落呂玲綺。呂玲綺對他有意,他也并非什么專情的好男人,呂玲綺的容貌也不差,他自然是很樂意的。怎奈何真的事多,根本沒有太多的時間跟呂玲綺培養感情,若是呂布回來知道自己冷落他女兒,真不知道如何處理。畢竟人家為了自己才會父女分離,多年不見,結果自己沒有照顧好人家的女兒,怎么說都說不過去。

    心中有苦自知,袁常也不會讓郭嘉看笑話,眼睛一轉,反而調侃道“說起來我倒是有些好奇,聽聞這些日子時常有個姑娘跑到奉孝你的府上。說是前去尋鈺兒,實際上是為了什么倒是讓人有些好奇喲。”

    袁常話音落下,即便是以郭嘉的性子,都不由得一陣臉紅。

    這女子不是別人,正是甄家第四女甄榮。

    當初郭嘉被袁常他們一番話給影響,不再閉塞自己的感情,然后,某次在圖書館與甄榮相遇。接下來的故事就很簡單了,甄榮對郭嘉傾心,而郭嘉雖然沒有說喜歡上對方,也有那么一點意思。跟甄脫和甄道兩個姐姐不同,甄榮的性子比較羞澀,只能打著找郭鈺談心的借口前往郭嘉住處,實際上的目的大家都明白。原本是打算看袁常的笑話,誰知道反而被袁常一番調侃,倒是讓郭嘉有些郁悶。回頭一看,趙云等人也在那偷笑,郭嘉頓時“大怒”。

    郭嘉“嘿嘿”冷笑一聲,看向趙云道“子龍,聽聞你和甄家二小姐和三小姐如膠似漆,恨不得整日黏在一起,看來好事將近,不知我等什么時候能喝上你的喜酒啊!”

    郭嘉想把火燒到趙云頭上,卻是打錯主意了。以前,趙云是想著沒建功立業前,不談兒女私情,后來被眾人輪番勸說,終于松動。甄脫和甄道有意,趙云對二女也有好感,如此一來,進展自然迅猛。而趙云也是有擔當之人,聽了郭嘉的話,面不改色的說道“有勞奉孝你掛念了,吾與兄長商議過了,待此次攻伐袁紹之后,便尋個好日子成親,奉孝到時候可莫要小氣了,嘿!”

    郭嘉聽了趙云的話,差點沒吐血。想想以前多么羞澀、臉嫩的趙云,如今在說這種事的時候竟然都面不改色了。

    筆趣閣 www.aompuz.live 更新速度最快!
91计划pk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