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仙界歸來 > 第六十六章 半個師父
    陳志忠的瞳孔收縮,雙眼卻瞪得滾圓,劇痛讓他眼前一黑,差點昏倒在地上。他迷惑,他不懂。唐修說是要幫他治傷,但為何要出手攻擊他?而且出手力量很大,差點令他暈死過去。

    “痛也給我忍著。”

    唐修腳步移動,剎那間站在陳志忠背后,他的拳頭重重擊出數次,均是打在陳志忠的后背上。隨即,他的五指張開,拇指按在神堂上,中指按在厥陰俞位上,小拇指則按在至陽上。

    “給我開。”

    他的手指擰動,另外一直拳頭再次轟在陳志忠的后背上。隨著陳志忠慘叫聲發出一半,便是一口腥黑血液噴出。

    唐修延遲幾秒,隨即又繞到陳志忠的正面,大拇指精準無誤的按在陳志忠胸口的檀中上。三次按壓之后,手掌化作拳頭,力量減弱三分,再次擊中在他的胸口。

    “咳咳……”

    血從口噴,但陳志忠這次噴出的鮮血,比剛剛要艷紅不少。

    “倒下!”

    唐修腳尖挑住陳志忠的腳后跟,隨著他的兩條腿被挑起,身軀重重后仰砸去。不過,唐修眼疾手快,瞬間抓住他的一條手臂,在絕對的力量中,并沒有讓陳志忠受到什么傷害,便平躺在了地上。

    “麒麟骨。”

    “白虎脈。”

    “飛猿臂。”

    唐修雙手不斷在陳志忠身上摸索,那張臉龐漸漸流露出驚訝神色,再次說道:“可惜了一具修煉身軀。沒有絕世功法,沒有強者指點,如今竟然淪落到螻蟻般的地步。可惜啊!”

    說著,他雙手猛然抬起,然后一巴掌一巴掌的拍打在陳志忠的胸膛上。他的拍打很有節奏,時而清脆如鶯啼,時而沉悶如鼓聲。漸漸地,陳志忠被拍紅的胸膛上,出現一條條血紅色線條,這些線條之中,仿若流水般起伏波動。

    一旁。

    龍瀚文膛目結舌的看著眼前的場景,如果不是他理智還在,恐怕他都以為自己是在做夢了。近乎的陳志忠,不斷被唐修毆打,這是哪門子的治療?陳志忠本來就身受重傷,這么打下去,不會把他給打死吧?

    “……”

    他想要開口阻止,但想起唐修的話,他只好把那份擔憂深深埋藏在心底。

    時間一點一滴流逝。

    十幾分鐘后,房門外出現程雪梅的身影。

    此刻的唐雪梅,面色冰冷,看著眼前四位身軀挺拔的安保人員,沉聲說道:“我是市刑警隊程雪梅,因為案件需要,想要找唐修了解情況。據我所知,唐修應該在這間房子里,請讓開。”

    “抱歉,我們接到老板命令,任何人不得入內。”

    程雪梅怒道:“配合警察調查案情,是每一位公民應盡的任務。我不管你們老板是誰,都請你們讓開。否則,你們就是阻礙警方辦案,會受到法律的制裁。”

    “抱歉!”

    冰冷的聲音,是對她再次的回應。

    “怎么回事?”

    龍政宇及時趕到,看了眼程雪梅和另外兩位刑警隊員,轉頭看向安保人員問道。

    程雪梅說道:“你是龍政宇?”

    龍政宇驚訝道:“你認識我?”

    程雪梅淡淡說道:“星城著名的明星企業家,新一代的商業接班人,上過多次財經雜志,我怎么會不認識。我是市刑警隊程雪梅,找唐修有事情要了解。麻煩你讓他們讓開。”

    龍政宇苦笑道:“程隊長是吧?實在是抱歉,唐修現在不方便見客。如果可以,希望你們稍等一下,我進去通報。”

    “什么?”

    程雪梅愣住了,她做夢都沒有想到,自己想要見唐修,還需要讓人去通報。而這個人竟然還是星城著名的龍家龍大少。

    難道……

    之前對唐修的調查真的有漏洞?他的身份,難道比龍政宇還要厲害?竟然讓龍政宇給他看門站崗?

    龍政宇推門而入,但片刻后轉身走出。

    “怎么?”

    程雪梅皺眉詢問。

    龍政宇說道:“唐修現在真不方便見客。你們稍等一下吧!”

    房間里。

    唐修最后一次拍打過后,手指按在了陳志忠的天樞上。靜等幾秒鐘,在他松開后,也深深松了口氣。

    “感覺如何?”

    唐修看著身軀抽搐,卻沒有昏死過去的陳志忠問道。

    “我……”

    陳志忠張了張嘴,聲音卻仿佛被堵在了喉嚨中。他的身軀,抽搐的更加劇烈,而他全身皮膚,仿佛剛剛被開水煮過,通紅一片。很快,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一絲絲灰黑色雜質,從他渾身每一根毛孔中排出。

    他掙扎著仰身坐起,隨即雙腿盤膝,緩緩閉上眼睛。

    半個小時后。

    陳志忠睜開雙眼,一抹精光從他眼底閃過,身體輕輕一躍,便直接跳了起來。甚至,渾身仿佛卸掉枷鎖的感覺,讓他覺得異常舒服。

    “我的傷?”

    他的表情,愣了一愣后,隨即勃然大喜。他發現,自己的內傷不但痊愈,而且一直無法突破的修煉功法第三重,竟然已經突破。那渾身沸騰的血氣,通體舒爽的感覺,讓他覺得自己好像一下子年輕了十幾歲。

    “唐先生,謝謝您。”

    陳志忠收拾好激動情緒,眼神中帶著幾分尊敬抱拳說道。

    唐修擺手說道:“去洗個澡吧!等會估計就要你幫忙了。”

    陳志忠一愣,片刻后便點頭朝著外面走去。就在陳志忠走出房門的時候,程雪梅眼神中流露出幾分迷惑。她隱隱覺得眼前這個渾身散發著惡臭味道,而且看上去臟兮兮的男人有些眼熟。

    “小宇,讓她們進來吧!”

    房間里,傳來龍瀚文的聲音。

    程雪梅瞟了眼龍政宇,大步走進房間。她的目光,從龍瀚文身上掃過后,就認出龍瀚文的身份。心底對龍政宇為何會在外面守門,也有了釋然。

    最終。

    程雪梅的眼神落在唐修身上,看著唐修悠然的坐在沙發喝茶,她幾步上前,沉聲說道:“唐修,咱們又見面了。”

    唐修說道:“程隊長是吧?你又找我干什么?之前的案子不是已經調查清楚了嘛!我是為了救人,才失手打死那個進入學校行兇的通緝犯。”

    程雪梅冷哼道:“唐修,你別給我揣著明白裝糊涂。靜寧區博霞路廢棄汽修廠里的命案,是你做的吧?”

    唐修故作迷茫的說道:“程隊長,捉奸捉雙抓賊抓臟。那什么區什么路的命案,跟我有什么關系?你是警察,應該知道誹謗罪是什么下場。”

    程雪梅氣急,唐修這倒打一耙,一下子讓她有些不知所措。不過,她畢竟是市刑警隊的精英,心態調整很快。在心里組織了下語言,沉聲說道:“唐修,剛剛是我口誤,希望你不要見怪。我想問一下,最近幾天,你為何會突然失蹤?幾個小時前,你又在哪里?”

    唐修淡淡說道:“我這幾天有事,一直在這南柵小鎮的家里。幾個小時前,我在家里。”

    “你怎么證明?”

    “有人能幫我證明,因為我一直跟他在一起。”

    “誰?”

    “陳志忠。”

    程雪梅眉頭皺起,她覺得這個名字有些耳熟,但卻一時想不起在哪里聽說過。張了張嘴,她正準備再次說話,忽然腦海中浮現出剛剛離開房間的那個人的面容。

    剛剛那人是……

    百德藥業大老板陳志忠?

    十幾分鐘后,陳志忠洗了個澡,不知道從哪里弄了身干凈衣服還上,返回到房間。

    “陳老板,你能證明唐修最近這三四個小時,是和你在一起?”程雪梅詢問道。

    陳志忠笑道:“是啊!小唐他的確和我在一起。說起來,他真是厲害啊!我的身體出了點毛病,他卻能幫我治療。最近這幾天,我幾乎每天都要來南柵小鎮,讓小唐幫我治療。”

    “這……”

    程雪梅發現,自己的猜測全部錯誤。唐修有證人證明,他幾個小時前在這南柵小鎮,而不是在靜寧區博霞路廢棄汽修廠的案發現場。這說明,他沒有作案時間。

    “唐修,陳老板,謝謝你們配合。我們還有事,就不打擾了。”

    唐修表情平靜,目送著程雪梅三人離開,再次端起茶水,輕輕喝了一口。對于這次的事件,令他想清楚一件事情,以后如果再做什么事情,尤其是和警方打交道的時候,一定要提前想好退路。

    陳志忠和龍瀚文始終沒有詢問唐修做了什么,但他們心中卻打定主意,稍后一定要派人調查一下。

    “噗通……”

    在房門關閉的那一刻,陳志忠在唐修面前跪倒。

    “陳老弟,你這是干什么?”

    龍瀚文膛目結舌的看著陳志忠,失聲驚呼道。

    陳志忠沒有理會龍瀚文,他的眼神中帶著狂熱神色,恭敬說道:“唐先生,您在武學上的境界,是我聞所未聞的地步。您治好我的內傷,算是我的救命恩人。所以,請恩人收我為徒。”

    “什么?”

    龍瀚文愣住了,不可思議的看著陳志忠,仿佛眼前這個并不是他數十年的老朋友,而是一個陌生人。

    開什么國際玩笑?

    他堂堂百德藥業的大老板,身家數十億資產的大富豪,竟然要拜一個高中生為師?是他陳志忠瘋了?還是這個世界都瘋狂了?筆趣閣 www.Biqugew.Com 更新速度最快!
91计划pk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