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獵國 > 第三百五十二章 【使命】
    年輕的皇帝越說越急促,但是那聲音卻越來越低沉,漸漸的「眼神里滿是溆濃的陰霾,到了最后,閃過的目光,居然隱隱的帶著一種讓人心寒的瘋狂之意。

    “我是皇帝了,是這個帝國的皇帝,是這個帝國的至尊,至高無上的存在,是這個國家的主宰……”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加西亞的語氣卻帶著一種詭異甚至是沉重以及厭惡等等味道。

    他在冷笑:“父親給我將路全部鋪妤了,甚至每一步的計劃他都想好了,做了安排,現在的情況雖然危險,但是只要我小心翼翼的按照父親留下的路子去做,至少有一半以上的把握能堅持到情況好轉的那一天……可是這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安排好的,全部都是,每一步都是!我當了皇帝,可是讓我感覺,似乎他還活著一樣!”

    說著,他霍然抬起手來,指著餐桌旁的那個空空的椅子,臉上的表情隱隱的就有些扭曲和猙獰的味道,此刻的加西亞,哪里像是平日里那個行事一絲不茍的皇子?

    “我站在這里,卻感覺到他仿佛還坐在這把椅子上,拿著餐刀,切著牛肉,用他那特有的傲慢的語氣,發號著施令,將一件一件的事情都做出決定來一一是的,他全部都決定好了,該死的,全部都定好了!我雖然是皇儲,但是他卻從來不曾真的相信我過,不,或者說,這個老頭子從來沒有信任過任何人!甚至包括卡維希爾!他永遠只相信他自己,相信他自己那些傲慢而愚蠢的決定!”

    年輕的皇帝忽然狂怒起來,他握緊了雙拳,看著角落里的那個影子:“你知道嗎!我對第十三兵團下了多大的功夫!我剛去到那里的時候,和普通的士兵住一樣的軍營,吃那些粗糙難吃的食物,每天和他們一起出操,每天晚上的時候累得好像死狗一樣的爬回到床鋪上,第二天起來的時候,全身疼得幾乎快要散架了!我花了這么多心思,就是想能在這支鐵軍里建立一些屬于我的影響力!!我甚至已經快做到了!!第十三兵團里,大部分的中下級軍官都對我很有好感,就連魯爾都開始對我另眼相看了!第十三兵團來到帝都城外,和叛軍的第一戰,我親自脫了上衣,在戰場陣前不避箭矢,給將士們擂鼓!幾萬人都看見了我,我能感覺到士兵們射來的眼神里,那種感激和崇敬!該死的,我幾乎已經快要做到了!如果給我時間,讓我防守去做我想做的事情「我有把握能讓這支軍隊上下都對我建立忠誠!!可就因為他!他那些該死的,傲慢的,剛愎自用的決定!就讓我這幾個月的努力全部都變成了白費!原本一支可能忠誠我的軍隊,就因為他腦子里的那些擔憂,就要白白的葬送掉!他何曾問過我的意思?既然要把這個帝國交給我,可是他何曾問過我?!!”

    如此的一通咆哮,加西亞的額頭青筋都凸了出來,雙目里滿是血絲,幾乎都要噴出火來了。

    終于,過了好久,他才漸漸的平靜了下來,長長吐了口氣,看了一眼墻角:“你沒什么話要說么?”

    墻角里的那個中年人抬了抬手,語辜,很冷:“我只是一個影子而已……而且,我今天說的話已經夠多了的……陛下。”

    最后這句“陛下”,他仿佛語氣帶著幾分嘲弄,隨即這個中年人靜靜的站在角落里,不再發一言。

    加西亞扭過頭去,看著這張餐桌,眼神里露出越來越多的厭惡。

    “來人。”

    皇帝一聲召喚,這宮殿的們立刻打開,幾個身穿亞麻袍子的仆人使者垂著頭跑了進來。

    加西亞一指那張餐桌和椅子,語氣冰冷:“我不想看到這張桌子,還有這椅子……還有這些東西,這間屋子里的一切,那些架子,柜子,還有墻上掛的燈臺……”

    年輕皇帝的聲音冷峻,這使得站在他面前的那些宮廷侍者們都有些戰戰兢兢的,一個為首的宮廷侍者抬起頭來:“陛下,那這些東西都要一一,十一一”

    “抬出去,都燒了。”

    !$!新皇的加冕典禮恐怕是帝國最近著幾百年來最簡陋的一場了共禮在圣索非亞大教堂里只是匆匆完成,帝國的教宗親手給新皇戴上皇冠,交上權杖,同時賜予祝福之后,就算禮城。

    沒有禮炮,沒有盛大的游行歡慶儀式,甚至就在皇帝陛下戴上皇冠的時候,城外還傳來了隆隆的戰鼓聲和廝殺聲。

    老皇帝死,新皇帝加冕,奧斯吉利亞城里的平民們心中只是深深的惶恐,不過隨著老宰相和阿德里克等人的全力維持之下,情況依然勉強保持著穩定。

    而蘭蒂斯王召-在海上的那支艦隊,當晚還在港口區之外放了炮,據說是將幾條試圖趁夜靠近港口的叛軍船只趕跑了。

    城中還有敏萬軍隊,海上還有一支強大的艦隊,不管如何,奧斯吉利亞城里的平民們多少還有一些指望。

    新皇加冕之后的這幾天,城外的叛軍攻城似乎越發的急促了一些,仿佛想趁著城中皇權更迭的時候利用這種人心惶惶的時機,不過卻被守軍一次一次的趕了回去,最激烈的時候,甚至阿德里克親自披掛站在了城墻上指揮。

    而新皇加冕之后,所作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立刻和大教宗進行了一次緊急的會晤。

    只有帝國的幾個重臣才知道,加西亞陛下再一次向大教宗提出了要求,要求帝國魔法學院下令,讓魔法師們參戰,協助帝**隊平叛!然而這個要求,再一次被大教宗拒絕了……之前老皇帝在世的時候,就提出過類似的要求,但是并沒有得到大教宗的首肯。

    這些該死的神棍。

    教會方面的理由很簡單:教會并不應該是插手世俗的權力紛爭,除非是事關信仰的問題,如果是對付北邊的砰-些奧丁異教徒的圣戰「那么教會自然責無旁貸,可現在交戰的雙方“都是神的子民”(教宗的原話),所以教會不便插手。

    這個理由無疑很蹩腳,因為既然皇帝被認為是神靈在人間認可的代言人,那么既然皇帝加冕的時候,教宗親自給予祝福和承認,就是在宗教上承認皇帝的合法性,那么既然有人挑戰這種合法的皇權教會理當站出來維護全力。

    “這些神棍,不過是待價而沽罷了。”

    據說那天會晤之后,加西亞陛下走出教堂,臉色就非常的難看:

    “這些老神棍,對他們來說,誰當皇帝,總都是離不開他們的,哼……

    說不定休斯那些家伙早已經和他們做出了什么許諾。”

    說實話,帝國的教會一向和皇室的關系并不密切,原因倒也簡單,縱貫拜占庭帝國王朝千百年來的歷史,都一直死死的壓制著教會。

    如果回顧歷史的話,可以發現,在拜占庭帝國建立之前,教會的勢力在這個大陸的南部還是非竄龐大的,那個時代,大大小小的王國,都保持對教會的尊敬,甚至國王的王位繼承,都必須得到教會的承認才能生效,甚至在一些弱小的王國里,教會還擁有一定的征稅權!而在當時,教會的總部甚至擁有一個面積接近于現在一個郡那么大的領地作為教宗的直轄教區。

    可是在拜占庭帝國統一大陸南部之后,這一切就全部都結束了。

    開國皇帝雄才大略,帝國建。立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確立了神權和皇權的地位……將教會的神權壓制得死死的!雖然依然承認教會為帝國唯一的宗教,但是從此教會再也沒有屬寸自的教區領地,再也沒有自己的征稅權!可以說,教會再也沒有任何插手世俗權利的本錢了。而是徹底的被高高的供了起來,當作了一個精神上的擺設。

    教會不得擁有自己的土地,不得擁有自己的產業,不得經營任何行業一一教會就是教會,是神圣的,侍奉神靈的地方才對。

    這些法令,都從根子上徹底掐死了神權膨脹的可能性。

    到了如今,教賣-唯一還能拿的出手的,也就是一個對于魔法工會的領導了。但似乎,這個領導,似乎也并不是很有力。

    甚至惡毒一點的揣測,說不定最希望這拜占庭皇室垮臺的,就是那些守在圣索非亞大教堂里的那些高級神棍們了……

    菲利普坐在馬上,已經有些搖搖欲墜。胯下的馬已經顯得很是不堪了,口鼻里一路噴出白色的沫子來,在這崎嶇的山路之中,奔跑的速度也是越來越緩慢。

    菲利普勉強睜著眼睛,但是全身上下已經酸疼得幾乎要散了架子。

    尤其是他前些天又受了一次傷。

    在那個夾角饋的旅館里,遇到了那個自稱是夏亞大人的女人的女孩子,又和那個拿著長剪刀的家伙打了一架。

    可惜兩個女孩跑掉之后,菲利普就再也沒有能追上……他吃了達克斯的狠狠一擊,受傷不輕,當場就吐血委頓了下去。

    之后甚至還一緒昏迷,幸好那個旅館的老板感念當初的夏亞等人幫助他趕走了搶親的內內大小姐這一恩德,倒是好好的照顧了菲利普。

    菲利普昏迷了半天才醒來,卻再也找不到達克斯等人了,心中氣惱之余,也有些擔心,那個自稱是夏亞大人女人的女孩子到底如何。

    不過隨即菲利普就不敢在這里耽誤了……女人畢竟也只是女人,夏亞大人交給了自己那么一件更重要的事情沒有完成呢!菲利普深深知道這件事情的重要性,之前之所以出手,是因為正好遇到了,自然不能坐視不管,可現在既然錯過了,那么自己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在身,沒理由耽詣了正事一一就算回去了,夏亞大人也不會因此責怪自己吧。

    菲利普沒有時間養傷,立刻就支撐著傷病繼續趕路。

    從夾角饋出來往南,一路跋涉,沒幾天就出了埃斯里亞郡的邊境,可是再往南,出了埃斯里亞郡之后,就算進入了亞美尼亞軍區了,這里可是叛軍首領之一休斯的老巢地盤,恐怕這路上就不那么好走了。

    菲利普只能盡量的躲開大路,挑選偏僻的小路行走,又為了搶速度,沒日沒夜的趕路,他身體漸漸虛弱不支,傷痛復發,也只是咬牙堅持。菲利普心中的功利心甚切,他很清楚,自己能不能在夏亞手下的小集團里確立地位,就看自己這次的任務是否能完成得漂亮了!所以,這個家伙居然拼了命一樣,不顧自己的傷,強行趕路,甚至累得幾乎吐血。

    這一天晚上,菲利普行走在一條山路里……這里已經是亞美尼亞軍區的地盤了,靠近西南部。

    亞美尼亞軍區出產鐵礦,山地最多,這條小路就是在山中,甚是(8僻隱秘,很少有人知道,菲利普是花了一個金幣的代價,從之前路過的一個村子里,找一個山里的獵人打聽來的。

    這條山路正好路過一個已經開采完畢廢棄的鐵礦區,卻能直插過速片山,說起來,比是大路卻反而還近了一些。

    晚上趕路,菲利普就沒有來得及吃飯,身上的干糧也已經耗盡了,只是勉強抱著水袋喝了一個半飽,為了怕自己身體虛弱摔下馬來,菲利普更是用繩子將自己的雙腿綁在了馬鞍上。這一路顛簸,不停的扯動他身上的傷,疼得菲利普臉都白了。

    前面正走過了一個彎口,菲利普迷迷糊糊之中,忽然就聽見耳旁傳來一聲短促得呼哨聲!他心中猛然驚醒,驟然睜大眼睛來,可是卻已經晚了!一張網當頭就落了下來,將他罩在了里面,隨即胯下的馬忽然就往前!$了下去,原來是馬蹄被橫在地上的繩索絆倒!菲利普原本就身體虛弱,更是因為雙腿被綁在了馬鞍上,無法躲閃,一下就!$在了地上,摔了一個頭昏腦張,匆忙之中拔出了短劍來狠狠的割斷了馬鞍上的繩子,可左右已經撲出了好幾條身影來,七八只手將自己牢牢按住,隨即冰冷的刀鋒就加在了菲利普的脖子上!盜賊?菲利普心中一動,可隨即就看著一個人影提著劍,就朝著自己的心口狠狠的捅了下來!菲利普心中一嘆,只恨自己居然死在這里,可身體被按住了,也只能閉目等死。

    可就在這個時候,忽然聽見了一個冷冷的聲音:“等一下!

    無彈窗小說網www.Biqugew.Com更新速度最快!
91计划pk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