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逆天風神 > 第三十八章偷花盜園
    on ar 14 11:23:21 cst 2016

    見牡丹仙子阿黛爾跪在我面前,而且哭得梨花帶雨一般,我不由得慌了手腳,連忙上前攙扶。

    阿黛爾卻仰起臉對我說“風神哥哥,求你把我帶回天玉山吧。”

    我一愣,本以為她是想和我雙宿雙飛,卻竟是如此請求。

    我連忙說“仙子快快請起,有話好說。”

    阿黛爾的眼淚噼里啪拉往下掉,就是不肯起來“風神哥哥若不答應,我情愿在你面前跪死!”

    我見她哭得如此傷心,不由心一軟“好吧,我答應你,仙子快快請起!”

    阿黛爾又抬起頭,不敢相信似的問“真的嗎,風神哥哥?”

    我點了點頭。

    阿黛爾這才站起身,卻又破啼為笑了。

    我不解地問她“仙子想回天玉山,自可乘坐環尾狐回去,為什么一定要我帶你回去?”

    阿黛爾白了我一眼“我是要風神哥哥你把我的真身帶回天玉山。”

    一聽此言,我吃了一驚“仙子可是要我去仁君的花園里偷花?”

    阿黛爾笑吟吟地說“正是,反正風神哥哥你已經答應了我,可不許賴帳!”

    我有一點疑慮想不明白,于是說了出來“仙子,我不明白,仁君的花園哪里不好拉?”

    阿黛爾聽后又不開心起來“我在那里又孤獨又不自由,每天只是虛度光陰,所以請風神哥哥一定成全!”說著又要下跪。

    我連忙扶住她,答應了她的請求。于是我們約定明天夜里動手,阿黛爾聽后,這才高興地騎上環尾狐騰云而去。

    我也駕起風車,心事重重地飛往風神宮。

    快到風神宮的時候,一想到我又可以見到阿狄娜,心情又慢慢好了起來。

    我進了風神宮,先去公署看了一下,老管家看到我回來了,顯得很高興。我處理了一下請風文件,吃過午飯后,就來到花園,去見阿狄娜。

    我進了花園,來到香草跟前,對它說“香妹,我回來了。”

    忽然,冒出一團粉色的煙霧,阿狄娜從香草中現身出來。一見是我,馬上飛撲入懷,一邊用小香拳捶打著我的胸口說“傻蛋哥,你怎么才回來?都要想死人家了!”

    我說“是嗎?讓我看看。”說著抬起阿狄娜的臉頰,果見阿狄娜小別之后,清瘦了不少,不由心中一陣感動。

    阿狄娜忽然問道“傻蛋哥,你是不是外面有了女人?”

    我一驚,連忙說“哪里有?我的心中只有你。”

    阿狄娜的眼中充滿了懷疑“那你為什么去了那么久?”

    我想起牡丹仙子,心想“無論如何這事都不能讓香妹知道。”

    于是嘴上說“香妹,你不知道那只妖怪妖力強大,我也是打了好幾次才將它消滅,香妹你不要多心。”

    阿狄娜聽我這么一說,這才放下心來,不由把頭偎在我的懷里說“傻蛋哥,你對我可不能變心,要不然人家會難過死的。”

    我也緊緊摟住了阿狄娜,心中希望我們就這樣永遠也不分開。

    到了第二天,我早早忙完公務后,就回到自己的房里,開始籌劃夜里的盜花之事。先準備個花鏟,用來掘花之用,再準備個布袋,用來裝花。

    雖然是夜間行動,但以防萬一,我還是找了一個面具。我戴著它在鏡子前面照了照,見只露出兩只眼睛,斷難被人認出,這才放下心來。

    再有就是我的香妹,現在只要一有機會就會“突襲”我的房間,而且晚上她一定會在花園等我,那要怎么辦?

    我想了一下,決心去拜訪火神加內羅,正好跟他敘敘舊。

    我鎖好了房門,出了風神宮,然后駕風往火云洞而去。

    加內羅見到是我,果然很高興,連忙大擺酒宴款待我。席間,他又取出好酒千年醉。我熟知此酒酒力,因此只喝了一杯,喝第二杯的時候,我假裝一失手,將酒打翻在自己身上,弄成一身酒氣的樣子。加內羅只以為我已喝醉,沒作他想。

    見到紅日西斜,我于是辭別了加內羅,駕風車趕回我的風神宮,因為夜里我有要事要辦。

    我裝成醉醺醺的樣子走進了花園,來見阿狄娜。

    阿狄娜一見我正要親近,忽然聞到我一身酒氣,連忙用手掩住了鼻子說“傻蛋哥,你又去哪里喝酒去了?怪不得你白天不在家。”

    我伸手摟住她的柳腰,一面伸大嘴去吻阿狄娜的香頰一面說“香妹,我想死你了。”

    阿狄娜躲開我的嘴,一面說“哎呀傻蛋哥,你又喝醉了,我還是扶你回房去吧。”說著攙扶著我往我的房間里走去。

    進了房門,阿狄娜扶著我來到床邊又把我撂在床上,剛要替我脫靴子,忽然想起了什么,不由得臉色一紅。

    我從床上坐起來,又抱住了阿狄娜,一邊伸嘴過去一邊說“香妹,我要你陪我,你不要走!”

    阿狄娜掙脫了我的手,回頭生氣地說“不理你了,你干脆醉死在床上吧。”說著走出門又回身把門帶上,笑著逃走了。

    我在床上聽了一會兒,見門外再無聲音,知道阿狄娜已經走遠了,于是馬上從床上立身坐起。

    我取了面具戴上,又拿過早已準備好的花鏟和布袋,悄悄出了房門。

    四周靜謐無聲,月色朦朧又恰好可以視物。我無法從正門出去,只好從庭中凌風而起,也是不得已而為之。

    我駕起風車趕往仁君神殿,堪堪快到,我忽然想起一事,不由停下了風車。

    我忽然想起仁君神殿門禁森嚴,我又怎么進得去呢?難道要我放顆風彈進去,那整個天界不就都知道拉?哎呀,我一想到此處,不由心中大急。但事已至此,還是硬著頭皮前去看看再說。

    我來到仁君神殿前面,正想閃身觀察形勢。卻見守門的天兵已然昏倒在地,不由吃了一驚。再一看牡丹仙子和她的內內正站在不遠處,于是連忙落下風車,走了過去。

    阿黛爾一見是我,連忙迎了上來,著急地說“風神哥哥,你怎么才來,我都等你半天了。”

    筆趣閣 www.aompuz.live 更新速度最快!
91计划pk10